2019年9月22日
[本篇访问: 978]
徐小跃:说君子(22)

(五)由于义者为君子。所谓的“由于义”就是遵循义而行事。在儒家看来,“居仁由义”是包括君子在内的士、大人等必备的德行。孔子有“君子去仁,恶乎成名?”之论,按照“居仁由义”的逻辑,我们亦可以有“君子去义,恶乎成名?”之论。

1.仁义是君子之共名及其德行。在儒家思想中,“义”德总是与“仁”德紧密相连。儒家之所以为儒家亦正是在于他们是以“仁义”为其核心价值观的。“儒家者流……留意于仁义之际”(《汉书-艺文志》)。特别在亚圣孟子那里,常是“仁义”相连来论述自己的思想,并也将“仁义”之德的同时具备以及践行视作与包括君子在内的并与君子相近的士、大人等的标准和品质。孟子在回答“士何事?”,即士做什么事的问题时说:“尚志”。即士要使自己志行高尚。而所谓“尚志”就是“仁义而已矣。杀一无罪,非仁也;非其有而取之,非义也。居恶在?仁是也;路恶在?义是也。居仁由义,大人之事备矣。”(《孟子-尽心上》),就是说,士要想使自己志行高尚就应该按照仁义去行事。具体说来,杀一个无罪的人,这是不仁;占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这叫不义。人应该居住在仁的屋子里,人应该行走在义的道路上。做到了以仁为家,以义为路,那么,士、大人的工作就齐备了。孟子在另外的地方正是将“由仁义行”的主体视为君子。孟子说:“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,庶民去之,君子存之。舜明于庶物,察于人伦,由仁义行,非行仁义也”(《孟子-离娄下》),是说,人与禽兽的差异是很少的一点点,一般百姓丢掉了它,君子保存了它。舜懂得事物的道理,了解人类的性情,于是从仁义之路而行,不是把仁义作为工具、手段来使用。儒家另外的经典也多处明确指出了君子是实行仁义的主体。《礼记-表记》说:“其君子尊仁畏义”。荀子说:“君子处仁以义,然后仁也;行义以礼,然后义也”(《荀子-大略》),是说君子用义来处理仁,然后才是仁;根据礼来实行义,然后才是义。

可见,“居仁由义”“由仁义行”遂成为君子等高贵之人所安处的场所和行走的道路,因而也才成为君子之所以为君子的内在品质。能够内心存仁者,能够居住在仁里者,能够依照仁者可称为君子。我谓之“居于仁者为君子”“依于仁者为君子”。与此相联,能够行事循义者,能够行走正路者,能够凭借道义者当亦可称为君子。我谓之“由于义者为君子”。

既然“居仁由义”“由仁义行”成为儒家及其君子实行的原则,那么必然地会受到儒家思想家的高度重视。孟子怀着强烈的忧患意识,让人们时刻重视着人之为人的精神家园和必由之路的维护和建设。孟子说:“吾身不能居仁由义,谓之自弃也。仁,人之安宅也;义,人之正路也。旷安宅而弗居,舍正路而不由,哀哉!”(《孟子-离娄上》)。还说:“仁,人心也;义,人路也,舍其路而弗由,放其心而不知求,哀哉”(《孟子-告子上》)孟子这里是要提醒人们:自身不能遵循仁义行事的,叫做自己放弃自己。然后形象地告诉人们:仁,是人最安适的住宅,是人之为人的本心;义,是人最正确的道路,是人之为人的大路。最后警告人们:人类最可悲的事情,是把最安适的住宅空着不去住,把最正确的道路舍弃不去走!

荀子与孟子一样是将“仁”看作是人安适居住的房子,而将“义”看作是人出入的门户。荀子说:“仁有里,义有门。仁非其里而虚之,非礼也。义非其门而由之,非义也”(《荀子-大略》),荀子要明示人们:仁有安居的地方,义有出入的门户。荀子是要警示人们:仁如果不是它安居的地方而呆在那里,就不是仁;义如果不是它出入的门户而从那里出入,就不是义。

“居恶在?”“路恶在?”,即住处在哪里?道路在哪里?这是向社会与人类发出的最令人深思的问题!中国传统文化的最大智慧也正是在回答这一问题中得到了展现。

要之,君子是人性的体认者。“君子性所,仁、义、礼、智根于心”(《孟子-尽心上》),此之谓也;君子是良心的保存者,“君子之所以异于人者,以其存心也”(《孟子-离娄下》),此之谓也;君子是仁义的实行者,“君子存之……由仁义行”(《孟子-离娄下》),此之谓也。“由义”就是要求人走正道,要求人走人路。“义,人之正路也”“义,人路也”,此之谓也。而君子则是这条道路的引领者和表率者。正道、人路即是所谓“道”也,“德”也。所以,“由于义”的君子必然地就肩负起遵道行德的神圣使命。“君子遵道而行”(《中庸》),“是故君子先慎乎德”(《大学》),此之谓也。